大苹果现象

还没上学的时候,我有一种奇怪的经历:睡觉的过程中会被吓醒,但不是被噩梦,而是幻象,因为当我醒过来之后,幻象依然存在,而且只有远远地离开睡觉的地方,才能慢慢的消除恐惧。爸爸为了让我平静下来,受了不少罪,一次次在大半夜背着我蹿出家门,走在村子里高高的山岗上,那时还没有水泥马路,没有路灯,只有玉米地和皎洁的月光。

有时会径直奔向村子里近处唯一的老医生家,大半夜,万籁俱静,看不到一点人间烟火。爸爸还是一次又一次敲响了医生家的大门,让我打针吃药。但有时是发烧,有时没有发烧,医生也许也曾奇怪过,也许没有,毕竟那是在时间都懒得去看的深夜或者凌晨。后来爸爸在我的枕头下放了一把“宝剑”,每晚我都枕着它入睡,但被惊醒的事还是出现,爸爸肯定很无奈过,只是现在很庆幸上学后这种事似乎没有再在家里出现过。

那时,因为我在醒了之后还会恐惧,所以爸爸当时总会一边抱着我晃一边问我:“不害怕不害怕,告诉我你看见什么了,有什么东西在这儿?”其实现在想想爸爸的反应时有些反常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当时的情况下除了安慰我之外还会问我看见了什么。后来的日子里,爸爸还问过我许多次到底看到过什么,在我今后逐渐长大的岁月里,偶尔还会想起来,每次都有奇妙的神秘感觉,为什么爸爸问我时的表情那么严肃?我知道,自己当时的反应明显不是做恶梦,而是一脸惊恐的看着某个地方,甚至还指着那个地方,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到了初中,一个阴沉大风的寒冷冬日,因为在室外的空地上蹲着考试2小时,我似乎发了烧,至少是得了感冒,当天晚上再次出现了这多年不见的恐惧。我在宿舍里猛地惊醒,疯狂吆喝着开灯,宿舍里离开关最近的人开了灯,我却依然停止不了难以抑制的恐惧。宿舍的人惊讶的看着我的反应,我想他们也许也有些害怕,没人知道该怎么办,我想往外跑,但是我知道学校严格的纪律丝毫不允许,我不敢出去,又不敢呆在寝室。这时候,我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但是巡夜的老师们还是赶了过来在门外吆喝我们关灯睡觉,同学不得不解释说有人发烧,这倒一定程度上转移了我的注意力,减轻了我的一丁点儿恐惧。总之,老师们一边不停的抱怨一边离开,告诫我们尽快熄灯,宿舍的其他人则很快归于平静,呼呼大睡,我坐在床上,希望尽力多“吸收”一些灯光,恢复理智,压制恐惧。

高中似乎倒没有出现过这种现象,只是偶尔会在意识模糊的时候隐约感到一些相似的恐惧。现在我知道,其实它不出现并不是没有了,而只是被暂时压制住。

大学也没有多少印象,不过倒有了一个奇怪的变化,我似乎常常会在白天清醒的意识中感到类似的较强烈感受。也是从那时起,我对它的真面目有了一些模糊的可能也是因为更清楚的感觉到它的存在,才能看清楚一部分它的真面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